花烬

【微贝莫】天才们

主莫扎向,有#贝莫#注意,咳有cp洁癖的人要注意避开啊。啊他们两个真好……这是个没啥意思的短篇,想看他们温馨的日常(20集莫名难受了一整集)加入了对20集的理解,评论里的大大们真戳我的心。
下次码字就直接写贝莫好了……看他两耍宝就很安心……
如果不嫌弃我文笔渣就继续看吧ww
1.
沃尔夫冈.阿玛多伊斯.莫扎特是个奇怪的,难以理解的天才。
这是所有人对于他不约而同的看法。
当他做出什么众人难以理解的事情时,就连一向在众人之中最理性的Pad君也会模糊的吐槽:“果然天才的想法和行动是我们难以理解的。”当然,Pad君不是人。要不然音羽馆的爆炸事故次数至少可以减少一半。
莫扎特是个隐性熊孩子,这是大家共同看法的第二点。
最近这种看法在音羽馆众人的心里几乎变成了挥之不去的阴影,在愈加频繁的恶作剧之后,针对莫扎特恶作剧的会议也开展了。
“那家伙在这么下去,说不定就开始打扰左邻右舍了。房东大人,这种人还是尽快让他离开这里吧!”为自己的说辞和对未来美好想象的舒伯特的语气变的兴奋起来。
“嘛……如果是莫扎的话,确实是有可能的。但是放他出去也会影响大众的吧。”李斯特皱眉“就没有更稳妥一点的方法吗?”
“类似于毁尸灭迹的话,这里有挺多方法的”肖邦的手指在键盘上有节奏的敲击
“不,那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歌苗“而且总觉得大家的建议朝着一个不可挽回的方向走去”
“总而言之,现在先把那家伙抓住再好好想想怎么让他离开我们的生活吧!”舒伯特
“不对吧,这个展开怎么想都是一群黑社会要把一个涉事未深的年轻人赶尽杀绝的八点档……”奏助吐槽道“话说舒桑你怎么越来越兴奋了啊……”
“若这是沃尔夫的命运,而他也无法反抗的话,就只能让他接受了!”贝多芬
“不愧是前辈!”舒伯特
2.
作为天才的感受如何呢?
莫扎特计划着今天的恶作剧,借助于鞋底的滑轮穿梭在音羽馆。因为计划恶作剧的缘故,他起的很早。
虽然可能不太容易相信,但莫扎特的生活十分有规律。如非特殊情况*1晚上九点前就会睡觉,早上五点起床。说实话,这就是所谓的白天耗费精力太多的熊孩子晚上用睡眠补充精力的事件,虽然大多数熊孩子都不可能比莫扎特起的早。
莫扎特轻轻溜进了其他人的房间,他的动作一向没什么声音,所以经常有人为他的出现而吓一跳。被人问起原因,他也只是露出灿烂的笑容
“如果这样不就不好玩了嘛”
做完一切准备后,他静静等待着众人的苏醒。
————然后笑到爆炸。
在所有人逼近他时,他一点也不感到慌乱。在这之前他早就有预感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莫扎特对自己的预感及其信任,而他的预感也几乎从没有出错过。于是从他知道肯定会发生点不好的事的时候,就多布下了一个陷阱。看着掉到坑里的大家,他毫不客气的大笑出声。
果然我的预感是最准确的啊。
而众人却扑了过来。
被所有人按住之前,莫扎特只想到一句话
———我的预感对大家不起作用,真是太好了。
3.
为什么这种事会感到有趣呢?
音羽歌苗今天也如是想着。
无论是她还是大家,谁也搞不懂这个天才的思维,普通的说教对他来说仅仅是“有趣”。
她觉得大家的做法没有错,毕竟熊孩子是得得到管理。于是她跟他约定,如果再恶作剧,就不会给他饭吃。
虽然看他失落的样子有些不忍,但音羽歌苗自觉这是对的。
但事实证明,不是她一个人同情心泛滥。
看到除了受害者舒伯特以外的所有人对莫扎特的安慰,音羽歌苗突然感到安心。
可是,
跟大家一起,根本不好玩。少年外表的人如是说。
粉色蝎子辫的天才以散步的缘由走出门外。
结果,在因为担心莫扎特经常外出到深夜回来的现象的音羽馆众人还是跟踪了他,虽然众人各自都有彼此不同的心意。
在因为“莫扎狂热”失去战斗力的众人和舒伯特的鼓励下,音羽歌苗依然坚持着跟踪着莫扎特。
虽然她觉得,那个天才早就已经察觉到了。
那个人,是小学生哦。天才笑着说。
诶?音羽歌苗有些反应不过来。
一开始是和朋友们一起来,渐渐的,变成了一个人过来,一个人打球,一个人回家。
我啊,最喜欢看他打球了。黄昏下,粉发的天才蓝绿色的眼睛亮的惊人。
音羽歌苗觉得自己从未看懂这双眼睛,这双眼睛的持有者也是。
“你会回来的吧?!”音羽歌苗想要确认些什么。
嗯。似乎听到了天才及其微弱的承诺。
4.
去见17岁的恋人吗?
贝多芬不是一个怀旧的人,他的人生一往直前,不带一丝犹豫。
若是命运的阻挠,那我就要扼住命运的咽喉。
音羽响吾说过:“有什么不好嘛,贝多就是贝多,莫扎就是莫扎。我说了算。”
这是路德维希.凡.贝多芬作为贝多的开始,也是贝多芬第一次对于音羽响吾这个男人的尊敬。
贝多芬一直很在意莫扎特。音羽响吾说,你们两个人要好好相处啊。贝多,你看着点莫扎吧,虽然只是短时间的相处,但我知道,他不像你一样可以彻底抛弃过去。
诶——响吾君这话说的太过分了吧!好像我是不会照顾自己的小孩子一样!莫扎特当即反驳。
之后就是两人拉着音羽响吾逃了出去。
贝多芬也察觉到到,莫扎特没有完全放下过去。“mamon”足以说明这一点。
所以他在众人之中,是最放纵莫扎特行动的人。看到舒伯特把自己洗的被单弄脏,听到的答案是“是莫扎特他……”时,贝多芬突然就不生气了。莫扎特就是这样的,会因为自己纯粹的好奇心、好胜心和常识去行动,追求刺激。对他来说,“刺激”几乎同等与“有趣”。
贝多芬听到莫扎特对奏助的评价时,他突然就想到了音羽响吾说过的话。
莫扎特大概是看到了奏助的废柴中,属于自己的一面。
被无聊的过去所束博着。
“17岁的恋人”。贝多芬隐隐约约的察觉到了,这是沃尔夫冈.阿玛多伊斯.莫扎特真正作为音羽馆的“莫扎”的契机。
愿你打破这命运吧。
吃过晚餐,大家又各自干自己的事了。音羽歌苗坐在餐桌旁,把饭盖住,脸上是明显的担忧。
小姑娘,不用担心。沃尔夫除了这里,已经没有地方是他承认的归宿了。
诶?音羽歌苗朝贝多芬望去,而贝多芬已经上楼了。
5.
音羽歌苗看见散着头发回来的莫扎特,呆呆的愣着,连“欢迎回来”都忘了说。
莫扎特散着头发的样子平日里其实也不少,但大家都没有仔细看过。此时被音羽歌苗细细打量,她突然觉得自己的同学为什么会喜欢这种比女人还要漂亮的男人而在暗暗吐槽。
那,我先上去啦。莫扎特看着有些呆的少女,只好先开口打断她的思路。
那晚饭呢?脱口而出。
不需要啦!莫扎特露出被舒伯特称作混蛋又白痴的笑容。比起这个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呢。
那……还没开口询问就被打断。
以后,我不会在这样了哟。歌苗,谢谢你的晚饭。看到那个熟悉的笑容,音羽歌苗总算是安心了。说了一句“那你去忙吧”就转身收拾碗筷了。
6.
门被打开,粉色长发的天才窜了进来,门又随即关上。
路君。莫扎特试探性的喊了一声。房间里没有光线,他不确定贝多芬在不在这里,是不是睡着了。
沃尔夫,你成为了“莫扎”了吗?贝多芬压低了声音,但在这个黑暗寂静的空间显得格外大。
已经说过再见了哟。循着声音,莫扎特抱住了贝多芬,把头埋在贝多芬胸膛上。莫扎特的骨架比贝多芬要小,以至于把莫扎特完全放到贝多芬怀里也是绰绰有余的。
莫扎特把头埋在贝多芬的颈窝里轻轻的蹭动着。贝多芬虽然觉得有些痒,但也任由他去,自己轻轻的顺着莫扎特的长发。
路君,我啊,其实觉得跟大家一起最有意思了。含糊不清的声音让贝多芬思考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
因为跟同龄人不一样,所以渐渐的,知道自己会输的人远离了打篮球的孩子。
因为跟周围的人不一样,所以大家都对他不冷不热;因为他是天才,所以没有人能够理解他。
音羽馆是聚集了拥有天赋之人的地方。在这里,他的预感不起作用,大家都能作为“天才”与自己交往。
后来却又无法理解了。
那么,我要试着去理解对方吗?
不,不要。
因为那样,就太无聊了吧。
谢谢你,路君。莫扎特低声说,。
贝多芬能感觉到用力的抱着自己的双手渐渐放松,呼吸声也归于平静。
“那么,”贝多芬深吸了口气。
“再见,沃尔夫冈.阿玛多伊斯.莫扎特。”

评论(2)

热度(33)